北海巨妖-

尝试破开冰层与人间共呼吸/图文双渣养成与自嗨用

红色浆果与琴键。萨列里伸手捂住了前额。上帝啊。
那人的音乐仿佛天堂的一束光抵达人间。那人的才华之伟大超越了所有可以计较的得与失。那个人正站在槲寄生下回头望来,笑得一如得到皇帝陛下重用时刻的开怀。那个与歌女们欢呼庆贺,尽情拥吻的男孩莫扎特。
槲寄生下的影子不再是那样年轻。他在死亡的过程中。
可是他将悲苦的表情小心藏匿起来了。
他听不见了。他满怀欣喜的看着萨列里。萨列里,我完成不了它了,我的安魂曲,请你,代替我。
再也无法拒绝这个男孩的真挚了,虽然已经是最后一次。
轻轻的,礼貌的贴近,轻轻吻了萨列里右侧脸颊上的皱纹。怎么能拒绝音乐世界的馈赠呢,萨列里。

我以为只要赢过你,得到皇帝和世人的认可,便拥有了音乐。我萨列里一生所求甚多,到头来两手空空,求不得一个心安。
那是因为你的张狂与天真。是你的伟大,是让我至今摆脱不了的梦魇。
我等凡人,有幸聆听上帝之音。
是我将你推进了苦难的深渊。而在你真正离开世人之后,又每每在梦回时分召唤你回来,看一看,这个人间与我。
好像你还在酒馆门口烂醉的歌唱着——
如果我的疯狂不合时宜,那它只是更加优雅而已,
审判者们 公民们,
平庸的卫道士们,
脱离你们的正统,让我无比畅快,
我是自由意志者,
是捣乱分子
是让你们生厌的人,
法官先生 检察官先生,
我不在乎你们的立场,
我高于你们的荣誉,
蔑视你们的价值。

你向每个人伸出的手,真诚的拥抱,而所得的真诚甚少。如果我能早一些明白我的闭目塞听,我会在孔雀舞的重重围裹之中,喝完罪恶之酒,全心全意的诚服于你——
如果我不清楚
这悲剧的来源
我的爱已深刻在肌肤
施加了一个愚蠢的咒语

沃尔夫冈 沃尔夫冈
若我们彼此相爱,这是悲剧,还是喜剧?
幸福的可怜虫。即使悲喜纠缠不休,我愿去往你所在的国度。
再度聆听一次变奏曲。让我为你而哭泣。

(失眠的惩罚吧,睡不着就写作文。虽然特别意识流也也一定练习作用吧。还有几天就可以去看法扎现场了,特别兴奋。)
@

评论 ( 1 )
热度 ( 3 )

© 北海巨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