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巨妖-

尝试破开冰层与人间共呼吸/图文双渣养成与自嗨用

​最近时常想起这段

戯作三昧:


“我最近一直在考虑个性这个问题。我至少认为,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在这所学校里,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我也希望有这个认识。你也是这么看吗?”


“那是这样的。”


逢到这种时候,清显便用他那独特甘美的、言不由衷的语调,心不在焉地应合着。


“但是,百年之后又将如何?我们只能身不由己地卷裹于一个时代的思潮中,加以眺望。美术史上各个时代不同的模式,毫不留情地证明了这一点。身居于一个时代的模式之中,不论是谁都只能透过这种模式观察事物。”


“那么说,现在的时代有没有模式?”


“我要说的是,明治的模式正在走...

2018-04-26

一个关于东西南北的现代脑洞

一位将军被枪尖刺穿护心镜,直贯后背。他的眼睛上翻,双目猩红,鲜血更是从口鼻喷涌而出,浇灌在早已成了深红泥泞的土地上。他跪倒下来,趴在地上,他周围已经堆满了如他一般的死尸。死人骸骨筑京观,血流成河浮漂杵。
李东西紧紧抱住爆米花桶不让自己大哭出声。她皱成一团的脸上已经是纵横交错的泪水了。电影院里人不多,能注意到她这副模样的更是只有身边的男孩子,小南北了。
南北看了看荧幕照映下的李东西,好一会儿才想到什么,开始在背包里翻找纸巾。
散场回家的时候,东西问:“笨南北,为什么我爸不允许你吃荤腥不准你杀生,可你看杀人的时候就没有一点反应?”
小男孩南北摸摸自己的脑袋,那里如今是新草一般的寸发。“有反应阿。”
“懒得理...

2018-03-21

法扎印象

喜欢关于纵情生活的解读 特别棒

满斟绿醋:

浮皮潦草的闲聊。



我一度对法扎官摄相当不耐烦,但是看了两场演员感冒也并不完美的现场之后,回头再看官摄,看法就完全变了。起初我觉得这部剧的大部分歌词充斥了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无病呻吟,当代文艺圈的陈辞滥调应有尽有。现在就认为摇滚的重心本来就放在音乐和情感冲击上,歌词只是陪衬性的细枝末节。起初出于习惯我对它没有放弃戏剧性的期待,现在就感到戏剧性何苦作为一个标准阴魂不散?



诚然,如果法扎的标题是“关于莫扎特年代的音乐画像”会更不容易让人误解。所有...

2018-02-14

action和motive中间的鸿沟大概是躁郁症的源头。

不幸事每天都有,起火苗是自己的冰魔法没有修炼够。

想要做的事情要立下计划按时完成

也许可以做一些对的事情

红色的冰 黑色的石英和大理石 白色的荆棘

对于自己报忧不报喜的行为非常厌恶

应该给外婆多打打电话

要适当拒绝邀请

少吃肉和淀粉

蝴蝶骨上的疤和纹身

时间和空间的相对存在性

美工刀和爆米花桶

透明的东西和有趣的东西

明天的灯会亮

做人是个诅咒

羽毛和塑料

雪糕棒 牙签和胶水

水彩颜料 丛林

蠢货

壁画上有鹿 箭矢上有毒

游戏只有一次

冒险家和它的猫

没有水也开了花

水仙只需要镜子

金...

2018-01-17

【法扎/初恋组】我们向她献上三件礼物

阿洛伊西娅也曾见过一只夜莺。她有一瞬间以为,自己会又另外一种人生。用更热烈一些的音符,撕裂了泪腺去跳另外一支舞。
玫瑰的红色真美。可是啊。
可是生活不会因一支玫瑰而改变。只有来自世界乃至整个宇宙的变奏,或许,她可以不再喃喃低语,遍布裂痕。

月壤:

去年大逃猜的产物,收录在《大逃猜》本里,这里放出。原题《他们向她献上三件礼物》,如今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叫作“我们”。


全年龄。Aloysia中心。我不拥有角色,他们属于法扎主创们的杰作;我也不拥有剧情,它基本属于王尔德。


我只拥有可以发电的爱。


========================


《我们向她...

2018-01-10

红色浆果与琴键。萨列里伸手捂住了前额。上帝啊。
那人的音乐仿佛天堂的一束光抵达人间。那人的才华之伟大超越了所有可以计较的得与失。那个人正站在槲寄生下回头望来,笑得一如得到皇帝陛下重用时刻的开怀。那个与歌女们欢呼庆贺,尽情拥吻的男孩莫扎特。
槲寄生下的影子不再是那样年轻。他在死亡的过程中。
可是他将悲苦的表情小心藏匿起来了。
他听不见了。他满怀欣喜的看着萨列里。萨列里,我完成不了它了,我的安魂曲,请你,代替我。
再也无法拒绝这个男孩的真挚了,虽然已经是最后一次。
轻轻的,礼貌的贴近,轻轻吻了萨列里右侧脸颊上的皱纹。怎么能拒绝音乐世界的馈赠呢,萨列里。

我以为只要赢过你,得到皇帝和世人的认可,便拥有了音乐。...

2017-12-25

[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最终章【2】)

!

遥远地球之歌:

最终章 不要离开 伴我身边


(2)


一晃一周年(づ ̄3 ̄)づ╭❤~



和披集通话的当天晚上,勇利躺在熟睡的小维身边,自己却难以入眠。轻柔的月光从窗帘缝隙钻了进来,在房间划出了一道银色的带状光晕,照亮了空白的墙壁,让曾经贴满了海报的痕迹清晰可辨。


这面墙上曾经有非常多的海报,全都是勇利多年来的收藏。过去的他四处搜寻,花光了手中的每一分钱,剪下了杂志上所有涉及到维克托的报道,将房间的整面墙壁贴得满满当当。那个时候,海报上的维克托有着如今已经看不到的天真稚气的面容,他从墙上的各个角度盯着勇利,激励他,...

2017-10-06

步入高三,超级可怜,另外来安利黑血

拼命学习的档儿想刷一发冥楚

谌苍正在拼命学习:

根本没时间写文!这是什么操作!


qwqqqqq


唯一能安慰我自己的就是,本命CP的原著小说断更一年开始重新更新了,本命cp【冥楚】堪比月球圈,大家都靠圈内大手【原著作者】活着。


《黑暗血时代》


科幻、起点无女主天然基、设定剧情爆炸。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绝世强者,却对着他心目中的废物楚云升,眼神中尽是不舍与无尽的思念】这种剧情跟我说是直男写的?


作者语录:
【突然感觉老楚配不上小冥了】
【冥只有一个】
【老楚也为冥做过好多事的好不好】
【把冥射出去了】
【对抗小八...

2017-09-20

我阿
要是一直揣着自己是一个人的认知 大概会更好一些
本来就没有退路呀
居然想要懈怠 想要“可以活着就够了”  遵循可能有的轨迹就好了 听任命运就好了。
好歹要感谢父母让我明白 仅仅做那些 不足够挣脱开他们的努力 等待我的将是怎样窒息的泥潭 一片烂泥 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会以怎样难看的姿势疯掉 丑陋的卑鄙的用死亡报复

至于挂碍 所谓血浓于什么
离开他们 走的远远的 至少有可能 还是个人吧
才能想着报答 能想用自己的努力去还了这条命所消耗掉的可计算物质

没办法啊 好难过啊
有时候就是一点点希望都看不到
讨生活不容易 难道就任凭生在烂泥里面吗
其实很心软啊不想埋怨的啊
可是哪怕 能不能有一次 装作也好

2017-07-31
1 / 16

© 北海巨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