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巨妖-

尝试破开冰层与人间共呼吸/图文双渣养成与自嗨用

一个关于东西南北的现代脑洞

一位将军被枪尖刺穿护心镜,直贯后背。他的眼睛上翻,双目猩红,鲜血更是从口鼻喷涌而出,浇灌在早已成了深红泥泞的土地上。他跪倒下来,趴在地上,他周围已经堆满了如他一般的死尸。死人骸骨筑京观,血流成河浮漂杵。
李东西紧紧抱住爆米花桶不让自己大哭出声。她皱成一团的脸上已经是纵横交错的泪水了。电影院里人不多,能注意到她这副模样的更是只有身边的男孩子,小南北了。
南北看了看荧幕照映下的李东西,好一会儿才想到什么,开始在背包里翻找纸巾。
散场回家的时候,东西问:“笨南北,为什么我爸不允许你吃荤腥不准你杀生,可你看杀人的时候就没有一点反应?”
小男孩南北摸摸自己的脑袋,那里如今是新草一般的寸发。“有反应阿。”
“懒得理...

2018-03-21

action和motive中间的鸿沟大概是躁郁症的源头。

不幸事每天都有,起火苗是自己的冰魔法没有修炼够。

想要做的事情要立下计划按时完成

也许可以做一些对的事情

红色的冰 黑色的石英和大理石 白色的荆棘

对于自己报忧不报喜的行为非常厌恶

应该给外婆多打打电话

要适当拒绝邀请

少吃肉和淀粉

蝴蝶骨上的疤和纹身

时间和空间的相对存在性

美工刀和爆米花桶

透明的东西和有趣的东西

明天的灯会亮

做人是个诅咒

羽毛和塑料

雪糕棒 牙签和胶水

水彩颜料 丛林

蠢货

壁画上有鹿 箭矢上有毒

游戏只有一次

冒险家和它的猫

没有水也开了花

水仙只需要镜子

金...

2018-01-17

沉迷北凉歌 沉迷这个矛盾的江湖

北凉参差百万户,其中多少铁衣裹枯骨?
辽东征夫成老卒,今朝他乡作故土。
旌旗曾教西楚孤,垒西谁敲渔龙鼓。
白衣曳死叶家女,十万大戟入府库。
将军一骑入宫来,三尺白绫戮宫妇。
多少宫人城头望,男儿泫然妇孺哭。
为报将军殿上死,天子冷看北凉卒。
亡魂嚎啕山鬼哭,多少儒生骂人屠。
马踏九国丧礼义,江山却是谁入主?
功与名,一入庙堂莫谈江湖。
利与禄,六百袍泽都入了土。
征途几沉浮?将军苦不苦?
功名付与酒一壶,试问帝王将相几抔土?
利禄谁享,骂名谁负,冤魂缠谁跛足?
将军白发,老卒成孤,却看九国湮土。
屠戮屠戮,东越西蜀。
呜呼呜呼,红粉化骷。
好男儿,应擎着那北凉刀斩天下头颅。
小娘子,却休要盼郎君封侯他乡远赴。
来来来,反手为云又作...

2017-05-19

“前些日子晴明大人几番脱身不成,被陛下强留下守着京城,没想到那两位大人,真的遇到了不测...”
“大江山的妖怪向来喜怒无常,纵然听闻二位大人是世间少有聪慧勇敢之人,自寻死路跑去找那儿的妖魔鬼怪讨道理,能得个全尸大概是了不起的了。”
“哎,你轻点声。那二位可是晴明大人很重视的朋友。”
“你看看晴明,已经这样不疯不傻多少天了。这个院子里能听见我们说话的,难不成还有鬼。”

博雅和神乐站在两位探访官员身后。
彼此对望,可以穿透苦涩无奈的表情,看到廊坊和风雪。

这年冬,罗城门轰然倒塌。侵入平安京的妖邪之气褪去,几个月来的恐慌也散去。宫里宫外寻常街巷都恢复喧闹的太平。
东南角那方庭院,从来都很少有人去。到了春日...

2017-03-31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博雅看着坐在庭院深雪里的晴明。发着怔。
“他感受不到外界了。”神乐说。
“他原来...也是会恐惧真实的吗”

晴明抚摸着陪伴他十余载的樱树。他听到有莺啭藏在花间,让他极为惬意。

角落里燃着半柱香 。

樱花一片片掉落在衣襟上,手上。和雪一样剔透可爱。

这么美的樱花,就是宫里那位也未必得一赏鉴。
没有人可以一同咋舌赞美,果然还是未免寂寥了些。

——

2017-03-29
1 / 2

© 北海巨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