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巨妖-

尝试破开冰层与人间共呼吸/图文双渣养成与自嗨用

第一届击鼓传文活动(4)

www马

SS小队:

游戏梗概:
写手们将会得到一个故事,而参赛者需要试图找到前写手埋下的关键词,并以这个关键词为中心编故事。
(大家可以当作活动8)
原版: 
http://shootaspirin.lofter.com/post/1d3c6976_ad3b5bd
http://shootaspirin.lofter.com/post/1d3c6976_ae8aa42
游戏限制:
1.字数最少是一句话,没有上限
2.原创同人都可以,不能开车
(所以这是一个强行喂安利的坑人游戏)
参赛人员:
已交:@斯特 @兰桡 @湖仙 @弦鱼 @PP @阿生 @弋风 @洗剪吹 @小堂 @区茶 @阿千 @黑方 @莲丞 @某赫
待交:@睡莲

---
10.  其实是柩荼的区茶  @捅刀忏悔者。 
【猜测关键词:死神/医生/交易】
原创,CP:医生×医生基友

“我叫张良影。”穿着军装的魂灵这么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唯物主义者。”
“我挚友被恶灵缠上了每天感受被视奸,以为自己精神分裂得了妄想症,每天睡不着觉,手抖得上不了手术台。
“而我还要被迫接受前世记忆,被排斥在体外。
“那日了狗的鬼魂长得特别丑,居然还打算用我的身体勾搭我挚友。

黑兜帽在阴影里挑了挑眉,果然是灵,不然也看不到。
“我主要是拿钱办事,有一说一。一般来说我的同行对你这样的帅哥比较友好,但是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亚洲人。”死神跟魂灵说,“交易吗?我把恶灵带走,你给我你的二十年寿命。最近行情紧张,打个折十年吧。有七十年售后哦。”

“好,用十年命换他一生平安,不亏。”

“交易成立。”
他意味深长地一笑。

11.  阿千 @Chiyo 
【猜测关键词:替身/复仇/至死不渝】
原作:火影忍者,CP:无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莫名坚持某个可笑的定论:我并不是切实存在于这个世上的生命。起初——即是我尚还年幼之时,我时常在母亲面前强调这点。每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母亲总会用手掩住嘴吃吃地笑,然后拍拍我的头顶好言相劝道,“你若是不存在的,那么我的肚子里生出来的是什么呢?”可由于我执意否认这点,她只得特地翻出了怀孕时的照片给我看,“喏,大大的肚子里装的可就是你呢。”然后拉着我的手让我抚摸肚子上浅浅的妊娠纹。
   而即便这样,我依然对我自己的存在感到怀疑。特别是每当在房间独处时,过于安静的环境往往使我陷入难以言明的恐慌。
   我为何要存在呢?是凭借什么而存在呢?这样的疑问深深困扰着我。或许当时的年纪并不足以让我认识到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只知道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下,我似乎更加易于敏感,而这种敏感造成了我悲观的性格——譬如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毫无依凭,仿佛即使在下一刻就要死去了,带给家人的也不过是少许的伤心罢了。
   后来,止水笑着向我解释其中缘由。“大概是寂寞了吧。”他温和地说,“你看,我的哥哥总是因为委托的关系不在家,我有时候也会这样想。所以你只是寂寞了而已呀。”
   或许他说得不错,这样一个对大多数成年人来说都弥足珍贵的时代,来自家人的寂寞大概就是最重要的烦恼了。然而不知为何,我第一次异常固执地认为,那种情感完全没办法用看上去单薄懦弱的“寂寞”二字概括。而且它难以形容。非要说的话,那是同我的任何境遇——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关系,而是独立存在的——与我的存在全然不同的事物。我甚至把它当做了一个生命。
 
   矛盾吗?你或许会问。这听上去有点可笑,我也这样认为。可是无论怎样,我都从未想过,他会成为原本为我所渴望的切实的存在。
   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因为我的期盼和渴望,他便从虚幻中走了出来。在一片漆黑的世界中,无可避免地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似乎其本身就是一个发光体,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
   病床上面色苍白的母亲正轻轻将手托在他柔软的颈部,眼中浮现出无限的欢喜。幼小的孩子连眉眼都没长开,可是我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他长成的模样——挺拔的,或许还将依赖我。想着这些我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更加严肃,便皱起眉头,尽量小心地揭开棉被。因着我的动作,他挥挥手,闭着的眼睛也不安地动了动,似乎是努力想注视。
 
  “想好要起什么名字了?”母亲说着有些期待。她将棉被拨得更开一些,好让让我看得更清楚。我愣了半响,盯着这小小的生命,一时居然毫无主意,只得纳纳道,“还没有。”
  “嗳,难得看你这么样,就好好想想吧。”她说着,满怀笑意地把手中的棉被递给我,招呼道,“来,要小心……这样……没错啦。”
 
   在相触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有无数个念头闪过。(首先需要强调一点,我的确决心爱护这位幼弟无疑。)由于漫长的独自生活,孤独之于我与其他人的意义全然不同。在别人看来,我的身份无非只能博得可怜的两种评价——“真是苦闷而艰辛啊”,又或是“令人羡慕,若我也是如此就好了”云云。而我本人却全然无意于“身份为何”这点,也就是说,因为我的观点,我从未承认我是大家认为的“我”。
   如此说来,他的出生倒似乎是一种糟糕的消息。只因为要担起全新的责任,我便不得不让自己更加趋于完善,被迫接受外来的观点。而且这位使我担起责任的幼弟,还是不确定的危机——极有可能,让我的一切努力都化作灰烟消失无踪。
   这使我倍感煎熬。一方面,我认定他具有特殊意义,所以对将要负担的责任愈发紧张和怜爱。另一方面,我又害怕违背曾经已经決定好的生存方式,辜负自己给予的期待。
 
   于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原本简单的工作也变得困难起来。
   我不怎么擅长这类事情,只知道大多数人会心仪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的名字,如此便能代表自己希望孩子像那位大人一般成就非凡,以便于自己自我欺骗道,他将会是个不普通的孩子。我当然也希望他是不普通的,因此,这个孩子最终被我草草以佐助命名,听上去似乎饱含着我诚挚的期待。
   果然,父母对此都感到满意,亲戚们也毫无怨言(实际怎样也无法得知),随着时日的推移,他们很快熟悉了这个名字,常常站在门前熟稔地叫着:“佐助醒了?”“佐助大约饿了吧。”“明天再来看佐助罢。”就这样一来一去间,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欣喜,并且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紧接着我感到了迷惘:他的名字怎能如此普通?他应该不同于任何人的呀。
 
   就这样,那使我惶恐的孤独不但没有缓解。反倒愈演愈烈,直至有一天,燃烧出凄然的火花来。
 
   在那之前——至少意识到自己的职责所在的时候,我都从未产生过罪恶感。大人总是说,那是何其痛苦的事情,他们第一次做到的时候,还如何如何哩……听上去就像自夸和炫耀,毫无说服力可言。
   自然而然地,我开始不把他们的警告放在心上,认为那不过是人类惯有的神经质和虚荣心造成的结果,并没有值得铭记的地方。
   战场的惨烈暂且略过不谈,我很平和地接受了一切,全然没有同行者那般失礼的反应。而后,我平静地将苦无插入了第一个人的咽喉,毫不停歇的,前往下一个——就这样无声地结束了,让期待能嘲讽我的人大跌眼镜。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
 
  然而直到晚上,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人们常说,有未完成的愿望的死者不会安心转世。他们失去了记忆,在死去的地方来回徘徊,守候着永远也无法达成的目标,终于成为了扰乱安宁的恶灵。这个说法是被我否定的。若是死者的魂灵确有力量,那么战场上那么多枉死的战士,又为何能放下故乡的亲人,安然转世呢?

解释:鼬杀死一个人后,他就要代替他承受一遍“失去亲人”这种感受——就是这个人被他杀死了,他的亲人就再也看不到他,然后这种悲痛是感同身受的——即所谓的替身。
……后文剧情是鼬开了写轮眼,开始能注意到很多以前察觉不了的事。比如杀死一个人后,能注意到他亲人赠与他的挂坠、心爱之人的照片、临死前的呢喃……等等。然后他意识到每一个人的逝去都意味着一段感情的断裂,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模拟这种断裂,对断裂后的孤独感同身受,然后他对杀戮的厌恶也在不断加深……之后就是灭族的剧情。一共是三个关键词,后两个在灭族的剧情里,前一个在上述剧情中。

12. 黑方  @黑方君 
【猜测关键词:生命】
原作:家庭教师,CP:沢田纲吉×云雀恭弥
云雀死亡设定。

  学长失去了性命。
  因为我。
  身体被锋利的武士刀刺穿,敌人的力道之大,以至于和学长背靠背的我也被刺伤了一些。他单薄的身躯跪了下来,还不忘往敌人脸上抽上一拐。
  我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据说,比国中时和白兰一战的样子恐怖很多。但我也不太在意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学长已经无时无刻在成为我的盾牌了。明明是那么高傲的人,在无数次嘴硬和拒绝后,我看到他柔软的内心。在二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彼此的脸上都印下一片浅吻。
  我深爱着他。
  像是忘记了这件事般。直到一次彭格列会议的时候,我看见了空缺的云守的位置。巴吉尔递上报告,说找到了下一任云守位置的人选。
  我的脑仁开始发疼。我提前解散了会议,看着一个个熟悉的身影走出会议室,就是没有学长的背影。他往常应该是第一个走出去,然后在办公室等我的。
  现在的学长,埋葬在后山上。我跌坐下来,眼泪一颗颗往下掉,狼狈又悲伤。
  我是彭格列的首领,不可以垮台。这种责任感,我一开始背负,就不可能脱下。我没有多少喘气的时间,甚至是利用工作来压制住自己的情感。可感情最终总会有一个突破口,我想念学长的体温,想念他不坦率的言语,想念他的所有。脸上湿滑的面积越来越大,或许我已经哭的像个孩子,但在我走出门之后,依旧是那位温柔强大的彭格列十代目。
  我只能隐藏住内心。 
  小声重复着,温热的泪水顺着指尖滑落。肩膀上,也不会再出现让人心安的温度。




---


花絮:


终于有人实现了主持人的初衷!原本就是写段子嘛!(画外音:那你为什么带头飙文


10号写手的片段,其实是某个原创故事的前世设定yooooo(快把她从HP四巨头身边拽走


11号写手也是裁了一段的中篇,所以……不用担心啦,不用担心啦,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啊


第二个片段在12号写手的笔下(手指下)诞生了!而且关键词跌回了一个!(螺旋梯写手们的共同特点是隔位遗传嘛!


……缺乏自动校对功能的主持人舒了一口气,因为这是倒数第二弹了

评论
热度 ( 11 )
  1. 北海巨妖-SS小队 转载了此文字
    www马

© 北海巨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