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巨妖-

尝试破开冰层与人间共呼吸/图文双渣养成与自嗨用

《如梦——写给严小峰》

前尘旧事诉不尽,不如生吞鹤顶红?

佛心蛊:

 


 ————————————————————————————


镜花水月假亦真


 


忘记是什么时候的事,阿莫跟我说,和别人聊,觉得严小峰是个双鱼座。


我忍不住在屏幕前拍了一下大腿,是啊!就是个双鱼座,怎么就这么真呢?


大概只有双鱼座可以这样,一直活在某种状态里,活了很多年,恨了很多年,然后突然就那样在雪地里哭出来,责怪眼前死去却仍在记忆里形态鲜活的恋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丢下我?


双鱼最出名的大概是眼泪,以及多情,以及沉迷梦幻。


最不出名的,可能是骨子里的现实,那么浪漫爱做梦,又怎么可能呢?还有那种难以言喻的狠,带着一种阴沉的气息,仿佛只要我好了,万事万物,皆可否定,皆可抛弃,皆可伤害。


但又是善良的,基于这等的本质,一切无法做到尽头去。


一条鱼朝右,一条鱼朝左,分裂却无法割离。


 


正如人生,悲喜总相随,善恶兼有之。


严小峰或者是人生可逃中看起来最像个好人的人,当然,是主角里。


他似乎比柳元一有道德,似乎比李敏心软,当然那个不会说话身份不明的丐帮可以丢在一边,李停虽好却多少有些恋父情结,对白天也冷漠得很,白大夫犯口舌忌讳,说话很难听,而严小峰似乎只是跟柳元一喜欢打嘴架,当然正经打架也是有的,综合看来,到底还是幼稚园级的水平。


只在很久以后,阿莫画了一个狼妖,长着和李敏同样的脸,对着他说人类太可怕了,方才让人感觉到此人的阴冷无情。


然而他握着长毛狼腿子一皱眉,你觉得他要哭了,又心软起来,觉得还是那个多年修炼下山后对某个天策一见钟情的痴心小道士,满心都是舍不得,难以计较他强逼民狼的恶劣。


可是这阴冷早已埋在他的心里。


从一开始就是。


纯阳宫所在之处,终年积雪不化。


 


李敏对于严小峰而言,即是这个世间最美的梦。


所以即便会在大红的亭阁中发现二人原曾恋奸情热,他的眼中,李敏终究无瑕。


于我而言,严小峰的生涯有三个状态。


遇见李敏之前的严小峰,李敏活着时的严小峰,李敏死掉的严小峰。


这三个严小峰是一个人,又不是。


一开始他是两条一起成长不分彼此的鱼。


然后他开始隐藏起其中一条,等李敏死了,他又藏起另外一条。


我与阿莫谈及小峰,始终认为,他是知道一切的。这不是很清楚的那一种,一定要形容,就是所谓的第六感。好似你的长辈要死了,他得了癌症,并不告诉你,但你心中却很明白,一定有什么会发生。


李敏遇到严小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一切已经有了预定的结论,奈何还是出现了一个纯阳宫的小道士,前来打破最后的计划。


彼时李敏早已不是那个在昆仑拉柳元一上马突出重围的年轻天策,他仍然英俊,强大,却已走到陌路。


而严小峰是一抹初阳。


所谓人生就是你算不到一切,但是一切早就注定好了,无非你不知道而已,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来,选择接受,或者拒绝。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它就在那里,你的人生就是你的人生,你推不开他。


李敏也无法推开严小峰,或者不想。


这是他最后的爱情,以及严小峰最初的爱情。


 


有个提问,在首页经常看见。


这个问题似乎是:和成熟的人恋爱是什么感觉。


有个回答是觉得一切都很好,然而陪着对方到现在的那个人不是自己,错过那些岁月,一旦想起,不是滋味。


然而至少可以有以后。


严小峰和李敏之间,没有太多的以后。


我相信李敏曾经抗拒过。


但是也没有过分的抗拒。


对于一个曾经崩溃并将要面临死亡之人,又曾经如此恣意妄为地任性过,他会觉得,这是天赐。


而于严小峰而言,这或许是最甜蜜的劫难。


遇见严小峰的李敏,是太晚的李敏,却也是一种无法抵抗的毒。


人生的诱惑之一,是死亡。


李敏带着那种气味,成为少年道人的梦想。


一辈子的那种。


 


一开始就爬到山顶的人,接下来,去哪里呢?


所以即便有第六感,严小峰也选择了忽略。


甚至在李敏死去之后,他也就是找了个理由,把对命运的无力和憎恶,转移到了柳元一身上。


真是十分不讲道理。


然而人为什么要时时刻刻都讲道理?


当你爱着的人在你身边言笑晏晏地过着每一天,而你潜意识中知道这过一天就少一天的时候,一个少年人,他要什么道理呢?


所以他恨柳元一。


 


我一直觉得阿莫是比我心狠的一个人。


大约因为她是个双子座。


她明白当狠心的时候就要狠心,我却心软,舍不得,就像严小峰恨了李敏那么多年,误了那么多人的情意,无视了一条狼的伴随,然而到头来,还是在心中那个幻象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所有的坚强伪装,到头来功亏一篑。


阿莫的漫画原作里,严小峰到底杀了柳元一,随后迷失于风雪里。


而我没有忍心这么做,我更喜欢他的娇腻,缠着李敏的忘情与憨态。


就像期待一个孩子的成长,没有太多风雨苦楚。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都知道不可能。


就算再多的宠爱,到头来都是虚无。


如有一头傻乎乎的狼,守了他一辈子,到底也和其他人一样,无法得到他的心。


人生下来就朝着死走去,成长,然后衰老,步入黄昏。


人总是要死的,所以我们的一切努力,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一开始一个人的心已经掏了出去,这一世剩下的时间,又如何度过?又在追逐什么?


 


人生可逃后面或许是个句号。


又或者始终是个问号。


 


对于严小峰,终究结局或许到底是白茫茫一片大地好干净。


如纯阳论剑峰山顶不化的积雪,又似鹤闲云白色的羽翅。


然而我想严小峰却也顶多只是偶生艳羡,心知自己到底不会成为云端无情无爱又或许是大爱无疆的仙。


原本就是擅长苦中作乐的人,如果一个梦不行,那就两个。


人生对他而言,大约是唱不完的镜中花和水中月,又或许可以说,除却巫山,真的没有什么云了。


他想,既然终究不能成仙,那就去巫山。


所以他对鹤闲云说,我要去找他。


 


 


还是唱一曲念奴娇吧——


 


多情应笑我


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


一樽还酹江月


 


 






评论
热度 ( 142 )

© 北海巨妖- | Powered by LOFTER